zhuci

望、闻、问、切的大坝“大夫”

admin 社会 2019-11-08

望、闻、问、切的大坝“大夫”

(爱国情 奋斗者)望、闻、问、切的大坝“大夫”

中新网西宁11月8日电 题:望、闻、问、切的大坝“大夫”

作者 孙睿

“我们观测工作其实说白了,就跟‘大夫’一样,要对大坝做到望、闻、问、切。我们及时的诊断、分析,做到发现异常情况及时上报。”国家电投黄河水电公司(以下简称“黄河公司”)电力技术公司驻龙羊峡水电站观测班班长高世宇这样形容自己从事了22年的工作。

龙羊峡位于青海共和县境内,是黄河上游第一座大型梯级电站,被誉为“万里黄河第一坝”,有“龙头”电站之誉。它不仅可以将黄河上游13万平方公里的年流量全部拦住,还在这里形成一座面积为380平方公里、总库容量为247亿立方米的巨大人工湖。

今年41岁的高世宇从1997年毕业后,就来到龙羊峡水电站从事大坝观测工作。自此,他就和水电站大坝打上了交道,在龙羊峡一待就是22年。他的足迹踏遍龙羊峡水电站周边的高山深谷,虎丘山、查纳山、农场、峡口....。。

“我22年来就干了这么一件事。”高世宇笑着说,从一个不知如何摆弄仪器的毛头小子变成操作娴熟的测量专家,从一名普通的测量员成长为如今沉稳内敛的观测班班长。

11月8日,立冬节气,龙羊峡的早晨又多了几分寒意。刚听完安全作业交底的观测班班员们随着高班长一声“出发”,又踏上了一天的观测之路。

高世宇介绍,27个观测项目和班组内业中,内外观测点2031个,滑坡监测测点403个,监测网150个测点,日常库区加密巡视39.6公里,自动化577个测点需要现场消缺维护,这就是观测班每个月都需要完成的工作。

在高原缺氧的情况下,进行野外观测工作更是举步维艰。上山进行库区滑坡监测工作时,观测员们扛着几十公斤的仪器每走一步都很困难,所以他们在途中通常只带一瓶水和一个饼子,踩着寸草不生的砂土,小心翼翼地走过狭窄的山路,往往山路的一旁就是万丈深渊。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华奇网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华奇网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喜欢发布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